正文  第二章: 街頭大戰

章節字數:4173  更新時間:10-10-14 13:3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后來?三木送進了醫院,我被抓進了局子,因為打的是外國人,成了涉外事件。驚動了外事局的公公們,他們嚇唬我起碼要賠20萬。我當時就懵了,說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該死該活吊朝上了,殺了我也賠不起。愛咋咋地吧,殺頭坐牢隨便你們折騰。

    他們見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就火了,說中國是禮儀之邦,是負責任的大國,不管以后刑法怎么處理我,必須先去向人家認錯。于是一行人押著我到了醫院。

    本來會以為那小鬼子不依不饒,外事局的公公們也心驚膽顫,怕處理不好被上面問責。但事情的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三木見了我,竟不顧腦袋纏滿白布,掙扎著下了床通過翻譯溝通,說我是真正的武士,傷是他自己撞的,與我無關,并說要跟我交朋友跟我學中國武術。

    剛開始公公們以為耳朵不好使聽錯了,要翻譯重復了一遍后,終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皆大歡喜。

    后來,我真的和這個三木小鬼子成了朋友,在一起喝過幾次酒,半年后他回了國。至今我的影集里還有我和他的合照。

    從這件事上我更確認,日本就是個狗性民族。你若把他打的滿地找牙,他一輩子都敬重你崇拜你。反之則永遠鄙視你。二戰時的蘇聯和美國就是個例子。當年蘇聯紅軍在滿州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日本關東軍,并趁機占領了日本北方四島,至今小鬼子連屁都不敢放。而美國人用原子彈炸了他的長崎和廣島,死傷幾十萬人,小鬼子不但不以為仇反以為恩,緊緊抱住了山姆大叔的大腿,死心塌地的當狗使喚。中國呢。。。不說了,提起釣魚島就氣堵。

    以上兩件都是我生活中的小插曲,無非雞毛蒜皮罷了。但隨之而來的事故卻給我帶來了殺身之禍。因為他們是一群混混,是現代社會中最牛比最狂妄的一群人。

    這次的出手,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天剛下班,接到老婆的電話,遵命去菜市場買河蟹給其解饞。走到距市場大約幾十米,遠遠看見一群人在喧囂,因為好奇就湊過去看熱鬧,不看還好,一看就完了。幾個平頭正從一農用車上往下率西瓜,車下已爛了一地,兩個農民摸樣的漢子苦苦哀求,但被幾個平頭踹到一邊,問同看熱鬧的人,細聲回答:“市霸在整頓秩序!

    靠,我們平時威風凜凜的城管帥哥去哪了?真正的市霸管理大爺貓什么地方了?怎么最應該你們出現的時刻沒影了?呸!

    本人的性格最忍不得這樣的事,看看兩個臉曬成醬黑如喪考妣的農二哥,再看看幾個張牙舞爪的奇形怪狀的平頭,竟又一次鬼使神差的擠了上去。心平氣和的勸解,農民確實不容易呀,一個平頭斜眼鳥了我一下,喊道:“*,你TM算哪根蔥,滾!”

    一句話昏了頭,頓時一股氣旋直沖頭頂:“草NM老子今天就管定了!

    話沒落,一個大西瓜從天上向我頭頂砸來,我趕緊一閃,緊接著幾個身影落到我面前,幾只胳膊腿幾乎同時向我砸過來。圍觀眾人一見,紛紛逃離這是非之地,我對這種場面見識多了,猛的一個騰挪,大吼一聲跳起來轉身唰的一個大空擺,只聽咔咔幾聲脆響接著就是一片慘叫。眨眼倒下平頭三四個。剩下兩個撒丫子躥了。這時躲在遠處的人群里有喊好聲,有人也叫:“快跑吧,他們叫人去了!

    我全不聽,魯達似的氣概占據了當時的心胸,上前用腳踢了踢那幾個躺在地上裝死的平頭,轉身對傻了的農二哥說:“快開車走吧,這里不是你們呆的地方!

    那倆人磕頭作揖匆匆地謝了,發動起四輪子一股煙跑了。遠處有人喊:“我打110了,警察快來了,打死這些混混!

    在得意的同時,突然感覺到如果警察來,老婆的河蟹就買不成了,說不定又要去蹲號子,意識到這個,我心虛起來,左右望了望,想撒丫子開流,突然有人喊:“來了!快跑!”

    我一聽,以為是警察來了,心說完了,拔腿就竄,颼颼的風向飄過,身后響起一片喊殺聲,咦?不對啊,警察也喊打死他?隨即轉頭向后一瞟:暈,竟是一群奇形怪狀的平頭舉著各種砍刀長棍向我追來。我這才定下神來,邊跑邊搜索能抵抗的武器,老天有眼,一根支架綠化樹的棍子攥在了我的手里。

    手里有了武器,心里安定了許多,看著張牙舞爪的混混向我奔來,狠下一條心:草,平時你們橫行霸道觀了,今天碰到大爺我,算你們倒霉吧,我從急竄變成慢跑,且扭頭看著越來越近的平頭,奔在最前面的是個高瘦子,手里舉著一根米多長的鐵管子,這是第一陣容,在他后面幾步遠的第二梯隊有四五個人,有拿棍的有持砍刀的,那砍刀不是普通砍刀,是把刀焊接在一截鐵管子上,平地加長了一米多,這是專門用來殺人的家伙。

    第三梯隊人就多了,大約有幾十個吧,當然里面夾雜有看熱鬧的,我瞄見那個越來越近的瘦子,索性停住不跑了,你們不是要追我嗎,大爺也要追你,那瘦子見我停下,竟然嚇的不敢追了,回頭吆喝第二梯隊的兄弟,欺人太甚,我躥過去一棍照頭拿下,瘦子嗷地一聲趴下了,第二梯隊立刻狂吠起來,腳步更快,我也趕緊再跑。

    順著大街跑了幾百米,看熱鬧的越來越多,追趕的混混也越來越近,這樣跑到哪兒是個頭啊,我突然冒出了個大膽的念頭,索性拼倒幾個開溜算完,想著想著就停下來,迎著人群列開了架勢,第二梯隊的幾個平頭哄哧哄哧的攆上來,見我停下,齊刷刷地舉著刀棍撲上來,我避開鋒芒,掄棍朝一群頭顱掃去,慘叫聲立時滿耳,有幾個平頭退開,我跳過去就掃,平頭們驚的回頭就跑。

    還沒等他們跟大部隊回合,刺耳的警笛由遠而近,混混們隨即做鳥獸散。我傻了,跑?不跑?跑了覺的太窩囊,不跑號子肯定蹲了,雖然是見義勇為,但傷了幾個人,官司肯定大了。這時有人提醒:“快跑吧兄弟,混混里面有人!

    我吃一驚,大步抄進了胡同。

    經此一戰,我算是跟黑道結下了粱子,為此我的師弟丟了性命。這是后話,唉。

    我跑進胡同不知溜了幾個彎,過了大約10多分鐘,估計警匪都走了,才轉出來向家里走去,一路上回頭望了多次,怕有人盯梢,給家人惹麻煩。到了樓下,來回轉了一圈,確定沒人跟蹤就上了樓,一進門老婆劈聲問道:“買的東西呢?”

    暈,只想逃命了哪還敢去買河蟹啊。我懦懦地不敢吭聲,老婆就罵。唉,沒辦法,堵耳朵就是了,習慣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翻復復睡不著覺,考慮這幫混子是什么來頭,他們能不能認的我,決定以后幾天暫不去這個市場買菜。

    第二天平安無事,第三天晚上,我約了一個黑白道都臉熟的哥們吃飯。席間探聽消息。連干三杯后。

    哥們望著我,神秘的說道:“你道不,昨天獨眼那個市場被一小子攪了一下,傷了幾個馬仔,有的送醫院,輕的還被警察抓進去關了一晚上,獨眼疏通關系把嘍羅弄出來,現在撒下人到處打聽那個攪場子的家伙是不是黑子那幫干的!

    我一驚,僥幸的同時也冒了身冷汗。

    獨眼我知道,挺黑的混子,因為打架敢下手,從局子里幾進幾出,被混混們尊為老大,幾年前我師傅喝醉酒推著車子往家走,見到獨眼就罵他不學好,被獨眼打的住了院,不是因為師傅無能,而是他那時醉的連走路都站不穩了,我們幾個師兄弟聽說后,第二天去堵獨眼的家,但那小子消息靈通,連夜跑了。后來他意識到惹不起師傅就回來去醫院下跪賠了罪,師傅才原諒了他。前幾年因為犯事勞教回來,車站迎接他的人海了,一色小年輕,個個一付地痞樣。獨眼被小混們簇擁到商場買了一身名牌,包下星級酒店八個房間胡吃海喝了一晚上。勢利大增,欺行霸市囤積了不少錢財,有了錢自然就能使鬼推磨,白道就有了保護傘。據說有人當面對他保證:只要不玩出人命,一切都能擺平。

    這樣一個人物,平常人是惹不起的,師傅也叮囑我們在社會上盡量少惹事,尤其那些混混。

    接下來的日子里,我上下班處處小心繞道走,還買了個眼鏡戴著假裝斯文,當然是為了掩人耳目,遠遠看見有熟人來了就趕緊摘下鏡子假裝擦眼,F在想想那時挺可笑,半個多月過去,風平浪靜。心里也放松警惕了。

    那天下班后又走進了該市場,不是我愿意去那里,實在是被*無奈,不論上下班還是離家距離,這個市場是最方便最近的,別的市場最近的也在三里外。

    我走進市場心里是緊張的,放眼四顧的乜斜著,大步直奔海鮮攤位,跟一魚販子討價還價后,買下了兩斤海螺。任務完成趕緊走吧,一轉身竟然碰上了又一場血戰。(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故意瞄上我的)

    我一轉身,可能太急,也可能沒急,反正與一個染了一頭黃發一臉藍綠的小姑娘,準確地說是小雞掛了一下,還沒等我道歉,那雞伸手一把抓住我的體恤破口大罵:“你媽了個*瞎眼?想找死是不是,草你媽。。!

    我一下懵了,從沒遭遇過這種事,非常狼狽的連連解釋:“對不起對不起,我沒看見。。!甭曇魳O其卑賤。

    那雞卻不依不饒。抓著我的體恤仍不停的大罵:“你個臭流氓想占老娘便宜。你知道老娘是誰嗎。。!边@種人不怕羞,在市場上連喊帶罵大顯威風。

    我一聽更不敢掙了,怕被人誤會,高舉著雙手結結巴巴的辯解,也不知道自己說的什么。

    這時有三個頭發黃綠的青年靠近了我,一個到我面前乜斜著打量了我一眼,連問:“咋了咋了?你小子想耍流氓是不是。。!

    另兩個則一聲不響轉到了我身后,我知道不好,斜眼瞄見身后一人胳膊一揚,我猛一轉閃,但還是晚了,一把尺多長的刮刀把我的褲子對穿,大腿火辣辣地一陣。

    完了,我大吼一聲,胳膊準確地掃中了那家伙的面門。伴隨著一記清脆的撞擊聲那廝捂臉跌倒一邊。

    另一小子赤手向我撲來,我沒避讓,抬腿當胸猛踢一腳,只聽咣的一聲巨響,那廝慘嚎著橫空飛出幾米遠啪的砸在一攤位上連滾了幾滾,凄厲的慘叫聲響徹云霄。

    最后那個小子被我的身手驚呆了,舉著半塊磚轉身就跑,我大吼一聲疾步抄上去,凌空躍起一腳踹向了他的脖頸,那廝順勢撲倒在地,竟然沒發出叫聲(后來聽說他一口牙都廢了)

    我真的殺紅了眼,市場里的人都躲遠了,我回頭尋找那剛才罵我的雞婆,她呆若木雞地也正在看我,四目相對,可能我那時眼睛太毒了,那雞渾身一哆嗦嗷的一聲竟雙膝跪地連連哭饒:“大哥,大哥,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我沒理她。這時第一個被我打倒的小子掙扎著想爬起來,抬頭看見我走來,趕緊又趴下裝死,我上去朝他那兩只可惡的狗爪咣咣連跺了幾下,那廝慘嚎著連連抽搐。

    我舉手朝四周指劃著,大聲吼道:“草你媽,知道老子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們這些雜種。。!

    我一邊說著些牛比大話,一邊拾起那裝海螺的塑料袋,眼瞅著一個空擋,撒丫子躥了。

    經此一戰我很受傷,一百多元的褲子報廢了,老婆不依不饒地短短續續罵了好幾天,我的大腿至今還留下一條幾寸長丑陋的疤痕。

    從此以后我寧愿騎車多跑幾里路也不敢在該市場買菜了。

    雖然我處心積慮地躲著,然而,壞消息還是來了,那晚,那黑白兩道都臉熟的哥們打電話要我出去吃飯,剛湊到塊,他劈頭一句:"獨眼那地盤是不是你去攪的?"我渾身一顫,望著他問:"怎么了?"

    哥們很生氣地樣子說:"他們有人認出了是你。"

    ?我猛一驚。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