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擂臺單條(上)

章節字數:5203  更新時間:10-10-16 12:1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家里,確切地說下車走到樓下,我問師弟:“外面有人發現沒?”

    師弟搖搖頭說:“沒,只是有兩個服務員看到我蹲在那里扶著那個馬仔,問怎么了我說喝醉了,就沒再問,靠,那馬仔剛醒過來又被我拍個下!

    我和師弟笑了。

    我抬頭望了望家里的窗戶還亮著燈,就對他說:“上來坐會吧!

    師弟應了跟著進了門。老婆在看電視,兒子在房間早睡了,見師弟來了,打招呼砌茶后又坐下看電視,我們沒法說話了。

    師弟朝我一擠眼,說:“哥你那本機電方面的書呢。我學學!

    我們心照不宣的進了另一間掩好門,師弟還在想著獨眼的事,捂嘴竊笑:“真他媽的痛快!

    我也跟著笑笑,低聲說:“獨眼不能算完?隙ㄒ鲈!

    師弟把嘴一撇:“怕啥,就他那熊樣反了他!

    我提醒他:“不知道這幫雜種會出什么路數。萬一。。!

    師弟急了,說:“哥你太小膽氣了,他們見咱這身手誰還敢找死!

    我嘆口氣,說:“這些混混連草狗的心眼都有,還是要注意,他們不能算完!痹掍h一轉又問:“這錢先給師傅還是先擱這等幾天沒事了再給他?”

    師弟說:“你自己看著辦!

    我們聊了會?纯幢磲樢阎冈12點上,師弟站起來說:“哥我回家了,有事打電話!蔽艺f:“好吧,你路上注意尤其這些天一定要小心!

    師弟說:“彼此!鞭D身出了門。

    我送他下樓,順便看看了附近沒有閑雜影子,跟師弟分手回了家,那夜睡的很香,也許第一次有成就感吧。

    把獨眼手里弄回那一萬后的日子里,我精神始終處于高度警惕狀態,連睡覺床頭都藏把刀,老婆罵我神經病,我說這個社會太亂,別看咱住三樓,現在飛賊多了,說不定順一樓爬上來偷咱的東西,萬一那賊見你漂亮起了*咋辦,沒個防身的東西能行嗎,老婆說就你怕死,還吹牛練過武呢,廢物一個。我竊笑。

    10多天過去了,獨眼還沒動靜,按說這是好事,可心里就是放不下,知道事情要發生早晚避免不了,但不知他會用什么手段向誰下手。越想越煩躁。

    那天我打電話約了師弟到附近一小飯店喝酒。席間,師弟見我心事重重的樣子,安慰說:“哥你心思太重了,那老獨眼已經領教了你的厲害,他還敢再找你的事?”

    我苦笑笑,看了他一眼,說:“你闖社會還太短,這些地痞是不會就這么罷休的!

    沒料到師弟呵呵一笑,很不肖的說:“我還巴不得再跟他們大戰一場呢,整天當個破保安晃來晃去郁悶死了,沒勁!

    我譏諷他:“你若不在部隊跟班長打起來把人家腰子踢破,你還用著當小保安了?早進刑警隊了!

    師弟一聽這話焉了。

    我又調侃他:“天生我材必有用,你還年輕也沒結婚,前途是光明的,別看一時!

    師弟笑了:“哥你怎么這么酸啊!

    我說:“哥不酸你還想教我咸?”說完同時笑了。

    喝了幾杯后,我突然想起那黑白哥們,就問師弟:“找他來坐坐?”

    師弟問:“是那個火林子嗎?”

    我說是。

    “行,怎么不早叫啊!

    我解釋:“因為咱說話不方便所以沒叫他!闭f著掏出電話,一問,哥們說在省城,明天吧。我說好。

    第二天,我還在班上,哥們打電話說回來了,晚上我請你在三陽樓吃火鍋,我說你發財了?哥們說好久沒在一塊聚聚了,今天高興樂一樂,順便叫上老六你師弟,我說行。

    下班后跟師弟騎車到了地方,哥們在二樓招呼,我們上去一進門,哥們夸張地豎起大拇指道:“絕代雙俠啊兄弟。哈哈。。!

    “我暈,你家伙別肉麻了,兄弟還不窩囊死!

    坐好上菜,服務員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哥們就色迷迷地盯著人家一對大奶沒話找話啦。

    小姑娘離開后,我望著他問:“先別*了,我問你這些天聽到什么動靜沒?”

    “誰?”

    “還能有誰,獨眼唄!

    “他啊,”哥們臉色一變,故做神秘地說:“你們知道不,他聯合了幾個道上的老大,發誓要滅了你!

    我一驚,趕緊問具體點。

    哥們探過頭來嚴肅的問:“你們去那晚上有沒有兩個光頭身上刺龍的人?”

    我說:“有!

    “你知道是誰嗎?”他的話語加重。

    我搖搖頭。哥們說:“那兩人是親兄弟倆,雙胞胎。省城黑道很有名的。大的叫周懷建,外號大熊,小的叫周懷國,外號二熊。手里都有人命。但他老子厲害,花錢擺平事主,只蹲過幾年就出來了。這些家伙更有持無恐了!

    這時師弟看不慣他故弄虛懸的神態,接口道:“管他叫什么熊,既然要做我們怎么還不快動手?”

    哥們說:“不知道,也許在忙別的事吧!

    我見哥們也不知道太多,就說喝酒,于是就放開肚子灌起了啤酒。一連幾憑啤酒下肚,哥們又坐不住了,瞇眼望著我,壞笑道:“今晚找個地方去耍耍?”

    我切了一聲:“師弟還沒結婚呢,他女朋友知道了還不得跟你小子拼命?”

    哥們哈哈大笑:“這有什么,很正常啊!

    我皺皺眉:“現在是非常時期,不能胡來,那些地方都有眼線的,說不定正嘿休著就被人剁了!

    哥們見我意決,只好無奈的道:“好吧!

    喝完酒,跟哥們分手后,我和師弟說:“明天我去跟師傅聊聊,試探他個口氣,假裝說要去要回錢,看他什么態度,若不堅決拒絕就把錢給他。說不定咱哪天就出事了!

    師弟答應了。

    然而,沒到第二天中午,師傅突然給我打電話,聲音很嚴厲地說:“你晚上有空過來,還有老六,有事問你!

    我一驚。壞了在這里有必要介紹下那黑白道都臉熟的哥們,外號火林子,養著兩臺工程車平常弄點土方活干干。他一遠房侄子在省城公安廳任一個主要部門的職務,本來跟他家沒什么來往了,但哥們這人說好聽點是家族觀念很強的人,說不好聽就是趨炎附勢的性格,但他最大的好處是人不壞。

    哥們很會貼,經常隔三差五的去省城看他侄子,他侄子年齡比他大,但人性格很和善,因為輩分,對他也很尊敬,哥們就充分利用這層關系到處吹噓他背景怎么怎么厲害,下面一些小警察所長一類的人物就巴結他。而那些地頭小混混,為了犯事抓進去不吃苦頭,也都討好他。這樣他知道的事就多。有朋友說你那哥們也會向混混們透露你的消息啊。這個不用擔心,哥們是有牛不吹馬的主,對著警察吹他侄子,對著混混吹警察。我還不在他牛皮之內。

    接到師傅的電話后,我心里翻開了浪,難道老頭知道了我跟師弟去要錢的事了?還是獨眼發瘋去威脅師傅?按老頭以前的性格是不會拿錢給獨眼的,也許他年紀大了考慮事多了,為我們不出事而產生護犢之心。

    不考慮了,反正是福是禍都躲不過,迎著頭皮去挨罵就是了。下班后弄了點海鮮就去了一踏進師傅家的門,看到師弟坐在那低著頭一付很沮喪的樣子,就知道挨過老頭磕。我心虛起來,也乖乖地找個地方低頭坐下等著挨整。

    師傅在屋里轉了幾圈,突然指著茶幾上一堆東西,怒道:“你倆真有本事啊,連痞子都送你師傅禮了!

    我一驚,張眼看那堆東西,不過是幾瓶茅臺和幾條煙。張了張口想問,但又沒敢。

    老頭又看了我倆一眼,質問:“你們前些天去找小曲了?”

    我點點頭。

    “要回錢了?”

    我又點頭。

    師傅猛然一腳向我踢過來,我本能地雙手捂頭,身子蜷縮起來,但老頭沒打下來,嘴里憤憤地罵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以為你誰啊,會那兩下拳腳就不知姓啥了?你只為自己痛快,你考慮過你老婆孩子嗎,他們都跟你一樣嗎?”

    我頭轟地一下,驚問:“咋了?那些雜種要對我家人下手?我先做了那些夠日的!闭f著猛地站起來。

    師傅一腳把我踢坐在沙發上,大吼一聲:“坐下!”

    這時師娘從外面回來了,見這氣氛,對著老頭就磕:“怎么了怎么了,孩子們有啥大不了的事你這樣磕他們,怎么你越老越不象脾氣啊!

    老頭唉了一聲,一屁股砸在沙發上:“今天我不是磕你們,是你們做事太沒腦子,現今這世道你們也不是不清楚,連政府做不了的事都指示痞子去辦,你們還這么楞頭,不是找死嗎!

    我見老頭火氣低了些,就小心翼翼的問:“師傅到底出什么事了,您老別發火,說出來也好讓我們明白啊!

    師弟也趁機附和:“對呀師傅,您老遇到啥事了?”

    老頭嘆了口氣抽出支眼,我趕緊湊上去點了火,老頭臉色緩和了許多,說:“今天上午有倆混混開著車到這里!庇种钢鑾咨夏嵌褨|西“這就是他們送的!

    師弟驚喜:“獨眼?怕了?”

    老頭嘴一撇:“怕你?那幫雜種是來下戰書的。說要跟你倆單挑!

    “好啊,不就個小獨眼嗎,來十個也是死貨!睅煹芤宦牼古d奮起來。

    老頭瞪了他一眼:“不是獨眼,他們說是獨眼的朋友,聽口音是省城那邊的。我答應他們了,但說好,不論這次單挑誰輸贏,該事到此為止,以后不許再弄別的!

    我哦了一聲,問:“他們應了嗎”

    師傅點了點頭。

    我說:“好,痛快!

    師傅冷笑道:“他們來者不善,敢出來單挑的肯定不是草包!

    我說是。

    接下來我們研究了一晚上對方的陰謀,猜來猜去也沒確定下他們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后來才知道省城大小二熊的目的,這事后話。

    那么獨眼為什么不跟我火拼呢,以后從哥們口里才知道:獨眼在皇宮丟了面,發誓當晚要找人做了我,那個大熊比較冷靜,問了前因后果,說看那倆小子也不是草包,你發動兄弟們去拼能占到好處嗎,再說即使弄死他倆,你這幫兄弟怕也剩不下幾個了,惹出這么大的事情政府能饒了你嗎,你就是命大起碼也死緩吧,反過來說這事也不是你死我活的賭命利益,犯不著。獨眼說那咋辦?大熊就說這事不急,有我來處理,獨眼說好。

    如此才引出大小二熊到我師傅家下戰書的事,當然這倆人有自己的算盤,獨眼實際被耍了過了幾天,大約是星期天吧,我約師弟去海邊釣魚,師弟說哥不好意思,女友要我今天去她家,說她姥姥從鄉下來了,順便見見我。我說沒事,就獨自去了海灘。一個人感覺無趣,就趴在沙灘上練俯臥撐(別笑,沒諷刺別人),這時手機響了,是師傅的,說晚上大熊要請我們吃飯,并約好單挑時間和規矩。我說好吧。我接著給師弟打了電話說晚上有空沒,有人請咱吃飯,師弟自然明白,說沒空也要抽空會會他們。

    關了電話,自然就沒心情玩了,提著釣魚裝備回了家,躺在床上問哥們晚上有空沒,開車送我們師徒去赴大餐,哥們一聽就說大熊?我說是,哥們說好,我立馬過去,我說現在才中午你過來混酒喝呀?哥們說你老婆那么厲害我敢去討你的酒喝?

    我又笑說她不在家,去她媽媽家了,你來吧,咱兄弟過過隱,哥們說別,還是去三陽樓吧,我還有個小妹妹也要去。

    靠,這家伙又沾上一個。我說好吧。

    中午哥們在那剛套住的小姑娘面前自然又大吹特吹了一通,我不駁他的面子,隨火加柴。那小姑娘真以為遇到大神了,更是撒嬌發怩。用筷子一次次地往哥們口里塞肉菜。我坐不住了,匆匆吃了飯說你們忙吧,我先走了,哥們說別呀,我心說你這家伙巴不得我趕緊消失呢,就說有事,拜拜了,臨走說別忘了事,哥們正揉著小姑娘的*呢,啊啊地連點頭。

    晚上,哥們開著車拉上我和師弟去了師傅家,我調侃他道:“你第幾個了?”

    哥們一笑:“玩唄,相互需要,呵呵!

    師傅早在家等著了,見了我們說在酒桌上別亂來,看他們怎么說,我們點頭答應。

    于是驅車到了本地最好的五星級水晶大酒店,下車看著金壁輝煌的酒店氣派,心說混混們就是有錢啊。

    走進大廳,早有服務生恭候在此,問了句就領著我們一行坐電梯上了八樓。

    電梯上到八樓把我們扔出來繼續向上。我們在服務生的領導下,踏步進入了有兩個漂亮姑娘把門的房間,房間很大,大熊獨眼見我們進來齊站起來迎接,靠,怎么感覺我們象黑道老大?

    師傅被讓了上坐,我們依次排開。我仔細打量了對方,大小二熊,獨眼,還有兩個不認識。

    寒暄幾句后,大熊看著我說:“兄弟好身手啊!

    我擠出一絲笑,沒吭聲。

    他又說:“你知道嗎,當時我只要一抬手(八路手勢)兄弟今天就不會坐這兒了。呵呵!

    “是嗎?”我回敬道:“只要你當時手往上一動,今天你也不可能坐這兒了!彪p方哈哈大笑起來。

    師傅也附和著笑道:“都別砍牛了,今天坐這兒也不是互砍的日子。小周小曲有什么意見說說吧!

    獨眼看了下大熊,對師傅說:“也許以前大家都是場誤會,但我們既然在這行里混,總的有個結果!

    師傅不動聲色的道:“那是!

    獨眼又說:“這行唯一的結果就是真刀真槍的干一場,我死我愿意,你死你倒霉!

    師弟問:“你?”

    大熊呵呵笑道:“不是,我們兄弟和小曲仨也斗不過你們一個,只不過名聲在外罷了!闭f著他指了指左側位子上的那位30多歲的胖子,胖子聞聲站起來,哇靠,足有1米9幾,比我還高。胖子光頭短脖,兩只胳膊比水桶還粗。他傲慢地點了點頭又坐下。

    我問:“你二百幾?”

    胖子憨憨的說:“250多一點!

    大家就笑。

    二熊炫耀道:“我兄弟外號泰森,曾一拳打死一條壯漢,知道嗎,泰森一拳過去那漢子撲倒在地連動沒動就死了!

    我看著胖子那肥重的身驅暗暗竊喜。這種人雖力大無窮,但在練家眼里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轉閃慢。身體條件決定了他的缺陷。

    二熊又指著泰森一旁的大約20多歲的青年,說:“這個兄弟曾在省級武術比賽上得過亞軍!

    “什么項目?”我問。

    “刀術!毙』镒悠沉宋乙谎鄞鸬。

    師傅接著問:“沒了?”

    二熊說:“還想要?”

    接著雙方又笑起來。

    師傅開始介紹我倆:“這個,”師傅指著我!霸趶S里打工,那個,”指著師弟,“在一小單位看看門發發報紙,算個保安吧!

    大小二熊連說知道知道,而那倆打手眼里卻露出鄙夷的神情。

    最后,雙方規定各有兩人出手,刀棍隨便,死傷倒霉。從此以后互不記仇。時間:下個星期天下午,地點隨時通知。

    接下來就是胡吃海喝,我那哥們更不管三七二一,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其實我帶哥們來也有個目的,就是萬一出事遭了暗算,我們事小。而哥們那侄子肯定饒不了這些混混。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