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競標沙場

章節字數:2846  更新時間:11-01-16 20:5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晚上跟師弟去了趟師傅家,我們定下到黃海干的時候跟師傅說過,師傅說只要別跟那些混混鼓搗在一起就可,并囑咐我們在公司好好干,F在去師傅家只是禮節性的,在老頭家喝完酒出來,我問師弟這些日子混的怎樣,師弟說還可以,沒遇到大麻煩,就是跟著老總拎個包跑跑顛顛,挺有意思。

    我說那就好,又談了明天的事,然后回家。老婆見我回來,問吃飯了沒,我說吃了,她再也沒搭理,自己睡覺去了。

    我跟老婆原來是小學同學,彼此記憶中是她滿口黃牙黃頭發,就是很邋遢的丫頭。而她對我的印象是冬天始終流鼻涕,面襖袖子被鼻涕油的發亮。

    搞對象是別人介紹的,一見面就都發笑,好在都長成大姑娘小伙子了,小時候的邋遢樣都沒了,因為彼此都看著順眼就都默認了。說不上感情不感情的,湊在一起過日子就是了。剛結婚后吵過幾次,每次都是我選擇默聲她才罷休,這也許是說的磨合期吧,再以后就有點怕她了,怕她沒完沒了地朝我吼。我不知道別的夫妻是不是也這樣。

    第二天,我一早起來漱洗完畢熱了會身,就跟她說去上班,老婆說不吃飯?我說外面吃。她一撇嘴沒吭聲。

    八點到了公司,等老總們聚齊了就向會堂駛去。我跟師弟和老總一輛車,辦公室主任和生產科長及秘書一輛。路上,老總交代了幾句注意事項,我們都點頭應諾。

    車子拐進廣州路,遠遠能看見會堂的紅屋頂了,這時卻堵起了車,我們就等,大約過了5分鐘,車流還是不通,有警車尖利的鳴叫聲。老總看看表說怎么回事,師弟就下車問路人,回車上說會堂那里出事了,說有人打架,老總哦了一聲,有點不安的樣子。掏出電話問了,說他們答復今天競拍不開了,時間再定。

    我和師弟很驚諤,看著老總,老總臉上也很嚴肅,說了句回去,司機想倒車,可后面也堵了。

    老總說咱自己回去吧,我們就下了車,撇下司機步行一段路搭了個的回了公司。

    后來才知道當天在會堂打架的是兩幫參與競拍的公司,因為都找了黑社會,只準自己人進,別人不許進會場競拍,于是就發生磨擦,協調不成就亮家伙拼起來,雙方動用近百人,光天化日在市區繁華街道戰的昏天黑地,因為都依著有背景,根本不在乎,警察來了十多輛車動用了武警才鎮壓下,聽說死了三個,傷10多個。

    市長發話要嚴厲處置,結果在各利益集團的疏通下最后還是不了了之。呵呵。

    在沙場的日子里,由于出沙量日減,就比較清閑起來,有時就開車拉著孫薇去買菜,接觸多了彼此都熟悉了,玩笑話也就不拘束了。孫也不稱呼我場長了,直接叫哥,我剛聽很詫異,她說叫哥親切。

    孫確實會打扮自己,雖然穿著很樸素,但總是理整的簡潔明快,一束馬尾巴,襯托出一張白里透紅的圓臉,眼神很特別,我始終說不出那種感覺。

    因為天氣冷了,一件紅羽絨服把胸脯裹的很高,而臀部線條又顯的格外闊大豐滿,我不避違我喜歡壯實豐滿的女人,在我性心理上孫正符合我的審美觀。

    冷空氣來了,大約是農歷小雪節氣。

    有一天,北風很猛,沙場里天渾地暗,沒法干活了,大家都擠進宿舍避風玩牌,天快黑了,孫薇做好晚飯騎車要回家,可風太大,人都站不住何況騎自行車,她騎上車子走不幾步就刮到了,反復幾次,很狼狽的樣子,職工宿舍有人看見就轟笑說:“妹子今天別回家了,在這里睡吧,哈哈!

    孫不理,火氣很大地把車子一丟,進了我宿舍問我:“哥,孩子在家感冒了,這種天我騎不了車!闭f著很無奈地望著我。

    我欣然地答應了。

    孫薇家在五里外的一個叫小王莊的村子,一路無話,到了村口她,她轉頭看看我,說:“哥到這里停下吧,我走回去!

    也許她怕閑話,我答應了。倒車,回頭見她站在村口,向我擺手,瑟瑟寒風中,那美麗的身影使我突然有種異樣的沖動。那種感覺是以前從沒有過的。

    在上次流拍后,大約又過了月余,老總電話要我回公司,競拍明天要開鑼。

    第二天,照舊那樣跟老總到了會堂,這次沒有堵車,但在會堂門口有10多個西服革履戴眼鏡的平頭在查車。

    暈,又碰上黑社會了,這些狗日的真吃了豹子膽啊,上次事件都驚動了市長,現在還敢玩這個,這社會在有錢人眼里真和諧啊,黑白都能擺平。

    車子到了會堂大門口,我跟師弟對望了一眼,這時上來幾個西服平頭擋住了去路,我對司機說:“你和周總進,我們對付!闭f完就和師弟推開車門下來了。

    老總囑咐道:“注意影響!

    我們點頭。

    擋在車前的幾個平頭見我們下來,一揮手嚷道:"去那邊說話。"

    我問:“怎么回事?"

    有個平頭上來瞪著我說:“怎么了伙計?毛病不少啊,要你們過去就快過去!

    說著就要開車門,我一把抓住他胳膊說:“兄弟有話好說,我們過去就是了!

    另一個刀疤臉平頭一擺頭吼:“趕緊的!

    我看實在過不去了,就跟師弟喊一聲:“打!”

    話剛落,師弟一腳踹飛一個,接著一拳把刀疤臉打的滿面開花。幾乎同時,那個要開車門的家伙被我一把抓住,瞞著車體就拋到了另一邊。

    我對司機吼道:“快進會堂!

    司機一沖直往大門里撞。

    那些家伙突然見到這情形,齊唰唰沖上來亮出殺人的家什劈頭就砍,我早從腰里抽出三截棍,搶到車前就呼呼猛掃,銀光閃處,不論刀棍人頭碰著就飛,師弟的鋼絲鞭更牛,嗖嗖風聲到處,慘叫聲一片。

    我跟師弟并肩作戰,在前面殺出一條血路,有倒地不起者順勢一腳踢飛,老總的車子進去了,后面那那輛車卻被人砸破玻璃,女秘書發出凄厲的叫聲,我抄過去,幾個混混撒丫子躥了,車子也疾駛進了大門。

    這時街上早滿了看熱鬧的人,有尖利的警笛聲傳來,跑?我跟師弟對望了一眼,一起躥了。

    跑出好遠后,我突然停下來對師弟說:“老總他們進去安全嗎?若有混混進去報仇怎么辦?競拍后他們能順利出來嗎?”

    師弟忙問:“那怎么辦哥?”

    我把羽絨服脫下來翻穿了,說:“走,回去看看!

    于是我倆一前一后保持10多步的距離又回到了會堂那邊。

    好家伙,又跟上次那樣,車堵了一長流,人圍滿了路口,120在往車上抬傷者,警察在拉線拍照。

    事情鬧大了,我心狂跳起來。

    趕緊給老總打了個電話,老總說加他共進來三個,那兩個是神州公司的。我問有鬧事的沒,老總說進來他們就不敢了。你們在外面等我,競拍后咱就回去。

    我說好,但外面很亂,不會有事吧,老總說你們注意點,一切我安排。

    我們避開嘈雜的人群,走進一家手機店逛來逛去等老總出來。大約過了一小時左右,老總打電話說競拍完畢,他們開始向外走,我和師弟立即向會堂大門那里奔去。

    觀察周圍,還好,人都散了。會堂大院相繼開車幾輛車,我發現后面就是老總的,就和師弟往回走,離開會堂約百米,我們才坐上車向公司駛去。路上,老總心情很高興,對我倆很熱情地啦東啦西。我猜沙場競拍成功了。

    回到公司,我們參加競拍的都聚在會議室,老總很興奮地對我和師弟說:“今天頭一功應該記在你們身上,沒想到神州那里這么囂張,更沒想到你倆身手這么利索!

    我倆謙虛了一番說都是周總英明。

    老總哈哈笑道:“我們幾個人剛進去,把神州那兩伙人驚的不輕,他們本來是想一個出頭一個拖,結果被咱打亂了!

    大家都笑起來。

    看來老總心情真的爽到了極點,他轉身又吩咐秘書:“中午水晶大酒店定一桌,好好慶賀一下!

    后來聽說那天去參加競拍的幾個公司,剛一到會堂門前就被神州雇的混混請到一邊的車上教育了一陣,然后押著離開了。前些日子看到重慶黑社會競拍也采取了這一招,不由地感嘆真是全國一盤棋啊。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