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章節字數:2447  更新時間:11-04-18 19:3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行動失敗了。

    李為忠坐在轎車的后座,看向車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商販賣喝的街頭,生逢亂世,依然有孩童在街邊嬉戲。車子在轉過路口后猛地停了下來,突如其來的顛簸打斷了李為忠飄忽的思緒,微微蹙眉,問向前座的警衛員:“怎么回事?怎么開的車?”警衛員不明所以的看向李為忠:“科長,好像是撞到小孩了!崩顬橹业闪怂緳C一眼:“下車看看!”

    警衛員聞言立刻下車,替李為忠打開了車門。李為忠快步走到車前,赫然看到一位少年昏倒在車前。李為忠彎下腰去,伸手探探少年的鼻息,急促地喚警衛員:“還有呼吸,送醫院!”警衛員迅速動作,將少年抱上了車,李為忠隨即也坐在了少年身旁,急切地看著昏闕的男孩,不時催促著司機開快一點。

    這少年······

    似曾相識······

    李為忠仔細打量著身旁的少年----他的眉眼,甚至是手足之間,若有若無的感覺侵襲著李為忠的心頭----什么感覺?好像是和他們重逢,相隔生死的重逢。但這縷情感太過飄渺,李為忠有些恍惚了。

    最近總是如此,往昔依依浮現。

    醫院。樓道。

    李為忠坐在長椅上,十指交錯糾結著,目光定在了地板上,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墨綠色的地板。

    “報告科長,男孩沒有生命危險····”李為忠沒有抬眼,微微地點了點頭,伸手掐了掐鼻梁骨,戴上眼鏡起身!白,去看看!

    病房內只有點滴的聲音,李為忠在病房門口抬手示意警衛員不要跟隨。自己放輕步子渡到了病床邊,深深凝視著還在沉睡中的男孩,眼神摻雜了過多的感情----疑惑,擔憂,詢問,驚詫還有些許的心疼。李為忠輕輕地呼了一口氣,伸手替少年將被子拉到胸口,又拍了拍少年的頭,隨即轉身走出了病房。

    “小張,多看看這孩子!薄笆!”警衛員順手關上了房門。

    有什么從病床上滑落下來。

    一張泛黃的照片。

    軍統上海站特戰指揮所。

    “這次的行動,事關重大,容不得耽擱!蹦腥朔畔虏璞,推了推茶色的眼鏡,雙手環在胸前,靜靜地等待著李為忠開口。

    李為忠頓了頓,道:“狐貍計劃失敗了,薛世凱犧牲了,那個男孩----老羅夫婦的孩子,生死不明!崩顬橹业拿佳坶g涌上了些許的焦慮,伸手扶上了額頭!叭缓竽?還是說你的意思是···男孩找不到,JACK行動也要停止嗎?”男人的語氣有些戲謔,有些嘲諷。李為忠沒有接話,起身走到門邊,透過貓眼警惕地環視屋外。

    空無一人的走廊。

    “老劉,或許····那個男孩已經找到了!薄按嗽捲踔v?”被喚作‘老劉’男人撓有興趣地看著李為忠,身子也向前欠了欠!敖裉煸缟,在我來這里的路上,車子撞到了一個小男孩····怎么說呢,實在,實在是太像了!”李為忠說到這里,有些激動地快步走向老劉。老劉有些無奈的看了對方一眼,從兜中摸出了一包新高樂香煙,遞給李為忠,笑了笑:“別著急,慢慢說來!崩顬橹医舆^煙,瞇起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繼續道:“老劉,那個男孩的眉眼,和羅天翔像極了,或許,這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男孩啊!

    ······

    老劉聽完了李為忠的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屋內靜得有些駭人,只聽見香煙燃燒發出的聲響。老劉緩緩地點了點頭,習慣性的向下撇了撇嘴角,仰起臉:“老李啊,等調查清楚再說吧。咱們先走吧,時間差不多了!薄叭ツ?”老劉起身走向門口,聽到李為忠的問題后頓了頓,隨即繼續走向門邊,頭也不抬地說:“JACK!

    上海豪樂歌舞廳貴賓套房。

    白月站在幔著紗簾的落地窗前,失神地看著窗外的景物,時不時地吸上一口指間的香煙,紋案繁復的旗袍閃現著華麗奪目的光澤。

    陽光從窗中流瀉,將女人嬌俏的背影復寫在朱紅的木質地板上。

    噔噔!

    叩門的聲音。

    白月猛地轉頭,整了整旗袍的領口,快步向房門那邊走去,路過梳妝臺時,匆匆地瞥了一眼鏡子,機械地揚揚嘴角。

    “呵呵,就來!

    木門緩緩地打開,歌舞廳老板那張諂媚且猥瑣的嘴臉映入白月的眼簾。白月對老板笑了笑,目光便停在了身后那個男人的身上。

    青黃色的日本軍服,別在腰間的軍刀。

    “白月,見了中川少佐也不懂得行個禮,我怎么教你的?!”老板假意生氣,小眼睛瞅了瞅白月,馬上彎腰閃身到一旁,示意中川進屋。中川禮節性的對白月點了點頭,走進屋內,老板也跟在其后,隨手帶上了門。

    中川環視著屋內的陳設,開口笑道:“白小姐氣質品味果然與眾不同,僅是這一屋之內,僅是這小小的擺設,便已融匯了古今中西的不同風格。我,很欣賞!卑自侣勓詼\笑,款款地向不遠處擺列的琵琶走去,伸手撫向琴弦:“難得少佐有如此雅興,不怕您見笑。白月雖是歌女,可對這琵琶,卻是有一番研究!敝写牭桨自绿峒啊芭谩倍,眉眼間染上了些許難以掩蓋的喜悅,未等他開口,站在一旁的老板插進了嘴:“原來中川少佐對這琵琶感興趣啊,嘿,這可真是碰對人了,白月她啊,在沒來這里之前,是她們老家戲班里的紅角,一手琵琶啊,那更是無出其右!”中川撓有興趣地打量著白月,片刻后道:“不知白小姐可否賞光,為在下奏一曲琵琶!敝写ㄗ肿志渚浣允蔷凑Z,雖是請求之意,可語氣中卻未有絲毫的請求,更多的像是命令。

    白月從架上取下琵琶,走到一旁的紅木椅上坐了下來,琵琶掩面,笑問:“不知少佐想聽哪一曲?”“依白小姐喜好!

    當心一劃,琵琶聲絕。中川仍然沉浸在曲聲渲染的氛圍中,半晌后,兀的鼓起了掌,連聲贊好:“白小姐的琵琶曲可謂妙極,凜冽卻不失甘柔,僅僅是聽著,卻已讓人神往,好極了!好極了!”中川興致未退,仍然頷首回味著,這時有一日本憲兵開了屋門,用日語對這中川報告了什么,聽著聽著,中川的臉色有了些許的變化,卻很快被他掩去,憲兵退下后,中川伸展了眉頭,對這白月笑道:“真是不巧,在下家事纏身,如若不然,定與白小姐好好切磋一番!薄昂呛,自是家事要緊,只要少佐不嫌棄白月身份卑微,肯點撥我這不成器的手藝,白月隨時恭候!

    中川只是笑笑,不再作答便匆匆離去。白月看著窗下中川邁進轎車的身影,臉上職業的笑容被冰冷所取代。

    電話鈴聲響起。

    “喂,哪位?”“白月姐,樓下有人找您!薄皢柷迨钦l了嗎?”“問清了,兩個中年男人,說是您前幾天和他們約好調弦的!

    “好,我知道了,讓他們在樓下等著,我這就下去!

    白月把半截香煙按在了煙灰缸里,走出房間。

    該來的,終于來了。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