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白薔蕪(二)

章節字數:2511  更新時間:17-06-11 08:0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卞城王緊閉了一會眼睛,半晌才睜開來哽咽道:“白薔不是你配說的!

    提起陳年舊事,楚江王也有點悵然:“六王爺愛白薔姑娘,敝人自然曉得,可是時過境遷,敝人還是勸六王爺回頭是岸!

    卞城王的身子一顫,終于默默的留下兩行清淚:“當初,當初若不是因為你,白薔她也不會死掉,也不會死的無影無形,我恨你!

    楚江王的嘴角上帶了一絲冷冽:“敝人最后再說一遍,白薔姑娘是自己跳的奈河,與敝人無關。當初立案的文書上寫的明明白白,有的是鬼來我的二殿里做證,六王爺若是不信,也可以回去翻翻文書,不要總是想一出是一出!

    卞城王的身影逐漸隱沒進愈來愈濃重的霧氣中:“事情過去這樣久了,二王爺竟還記得清楚,真是難為你了。我祝二王爺,早入無間地獄早贖罪!

    楚江王不再搭理他,撥開身前的霧色,帶著我們一行鬼告辭離去。

    話本子來的太突然,誰都沒有反應過來,剛剛楚江王究竟講了些甚么。

    我們一路徐徐而行,沿途沒人說話,大抵都被楚江王剛剛的做派震懾了。

    楚江王看起來非常年輕,不過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是在處事為鬼方面,卻不是一般的沉穩板正,就連連任了三界,為官三百年的秦王爺都說,楚江王的性子是當之無愧的十殿王爺之首。

    楚江王素日里溫言隨和慣了,也鮮少流露出心底的真實想法,更別提一下子說出一番長篇大論,他今兒跟卞城王這一出戲,雖然比不上往日的沉穩有度,但勝在真實。

    沒人沒有過去,不光我有,酆都大帝也有,所以我不打算過問。

    穿過幾條無名小巷,踏上了出云巷的巷口,直接轉往第二殿的方向。

    路上遇到幾個發花癡的女鬼,樣貌生得都還不錯,即便是發花癡也都是恭敬有禮的發花癡,沒甚么僭越禮制的事情發生,也沒有七月半的狂熱不節制,當然她們都不認識我,卻對畫卿顏一頭火紅閃亮的秀發頗為感興趣,而楚江王那招牌式的笑容,真的是長在了他的臉孔上,剛剛還是一臉的悵然,現如今遇到粉絲又是說笑就能笑得出來,令我懷疑他有變臉的絕技。

    我原本以為楚江王跟其他幾位王爺一樣,都是在殿外某處置有宅邸。

    直到走進第二殿的后院,我才驚奇的發現,原來楚江王的宅邸就在殿內。

    看到他宅邸的一瞬間,我就神游天外了,不恢弘,但是很仙氣,也很氣派。

    宅院深深,回廊重重,一宅更比一宅高。

    薄云淡月色凄清,斜影倚欄幽香冷,偌大的宅邸一片烏金色。

    燈火幽微,赤金色的雕梁畫棟上下縈繞,蒼白的月光染亮了整座宅邸。

    烏金色的金屬樓身,走馬樓的半合圍式構筑物,廊樓相連八窗玲瓏。

    活板閣,月洞門,菱花窗,古色古香的烏金大門,鑲了兩個曇花式樣的赤金色門環,門環向下一點的位置,被磨的發亮,門旁立了塊同樣烏金色的碩大門牌,寫著“雋塵居”三個熟悉的簪花小楷字體。

    (注:走馬樓是南方民居建筑中一種特有的建筑形式,是四周都有走廊可通行的樓屋。甚至騎馬可以在里面暢行無阻。)

    (注:月洞門,為圓形門,圓拱門,圓洞門。是中國古典園林建筑中圓形過徑門,無門禁。因形如一輪十五滿月的圓洞,實稱月洞門,月光門。)

    也許是因為他這里太過安靜,我才有時間去神游天外。

    我看著清淺月光下的烏金色宅邸和雋塵居三個字,只覺得這里我似曾相識。

    我正在發愣,楚江王卻牽起我的手,往后院里走去。

    穿過層層疊疊的長廊,轉過一重重的燈火迷離,似曾相識的感覺愈發強烈。

    大概鬼真的比人第六感更敏銳,我覺得他這里我已經來過千千萬萬遍。

    每一處石階,每一塊石板,每一朵石頭雕成的曇花,都無比的眼熟。

    好像從開天辟地的遠古之初,我對他這里就有印象,今天不過是故地重游。

    郁壘已經慢慢醒轉,搔著后腦勺問聽白,自己是在哪里是不是在仙界。

    一向聒噪的畫卿顏也安靜下來,砸吧著嘴巴連聲夸,只有這里才配他住。

    我在人家的地盤上,又不好推辭人家的好意,又不好表現的過于歡喜,只得佯裝鎮定的目不斜視,楚江王說向左,我就絕不向右,楚江王說直行,我就絕不停下腳步,兜兜轉轉,他將我帶到一處院落的門前,同樣的烏金色金屬大門,同樣的赤金色曇花門環。

    我沉吟了一會,雖然覺得他跟我這頂頭上司委實是過于客套,卻也笑了笑溫言軟語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和郁壘不過是暫住幾天,也要勞煩二王爺大動干戈,等我的宅邸重新建好,一定請二王爺第一個上門好好大吃一頓!

    楚江王眼中的深黑幾番明滅:“神荼姑娘不是暫住,宅邸重建不是件小事,這里以后就是姑娘的院子,姑娘的家,姑娘想怎么樣都可以!

    我又沉吟了一下笑道:“二王爺真是客氣。本來二王爺愿意留宿我和郁壘,就是念在一場同僚的情義上,不過我既然來的時候就是靜悄悄的,沒打算被其他鬼曉得我們的所蹤,自然不能叫二王爺特地辟一個院落出來,我和郁壘不挑不揀,客房里湊合幾日就好,不好占著這樣大一個院落的!毕肓讼胗值溃骸罢僧嬊漕伜腿莨邮且粚,而且容公子這傷勢,瞧著也挺嚴重的,想來靜養一段時間會好得快些,也利于二王爺查案取證,要不還是請二王爺重新做主,就把這院落分給畫卿顏和容公子吧!

    畫卿顏激動的攬著我說我仗義,楚江王一言不發,深黑的眼底波瀾涌動。

    他和我對視了一段時間,仿若無人的握住我的手放到門扇上:“開門吧!

    我循著他的手勁推開院門,沉重的金屬發出吱呀一聲,烏金大門應聲而開。

    大門敞開處,一院子的雪白,一院子的冷香,一院子的曇花,芳華盡染。

    我聞著那熟悉的冷香怔了怔:“難怪二王爺身上時常有曇花香,原來這里是二王爺的住處,真是不好意,剛剛是我想多了!

    楚江王看著我的神色僵了僵:“敝人另有住處,只是這里常來!

    我的一顆小心肝突突的跳了幾跳,不知為何,總覺得他與這一院子的曇花之間,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大有淵源,又不曉得他為何如此鐘情于,這美的不甚真實的曇花,曇花一現稍縱即逝,曇花其實是個很凄美的花種,也不太吉利。

    緩步踱進院子中,隨手挑起一朵月下沾滿夜露的曇花,清香冷冽一如楚江王一縷幽魂的性子,飄飄忽忽,隨時都有可能消散的無影無蹤。

    月色深如畫,手中的曇花半開著,有種寒江雪獨映明月的孤傲。

    心口沒來由的疼了一下,靈臺中多了份神魂分離的鉆心的疼。

    曇花在我的手中倏然綻開,微尖修長的花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層層剝開。

    院子里微暗的燈光打在曇花上,很有一種暗夜幽夢的感覺。

    “盛世幽曇,只于月下,綻放一剎!

    我轉過頭來,楚江王站的離我有一些距離,眼睛半隱在陰影中瞧不真切。

    盛世幽曇,這話我好像在哪里聽過,是在哪里呢,記不太清了……

    作者閑話: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