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貓冢  第十一章:好市民

章節字數:4448  更新時間:13-04-17 12:4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川知道自己又惹上麻煩了,那只黑貓撓完了林川便跑出了圖書室,行動異常敏捷。

    被貓撓一下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剛有一個人因為貓身上的弓形真菌而死去,這多少令林川有些緊張。

    但林川更在意的卻是自己現在的處境,不知不覺中自己似乎又成了重要嫌疑犯。林川此時多少有些后悔自己為什么要來借那本奇怪的書。

    圖書室里只有自己和刑老太的尸體,刑老太的指甲中含有血跡,而自己的胳膊又被貓撓傷了,雖然通過檢驗可以排除自己的嫌疑,但如何向警方解釋離開十幾分鐘后刑老太就死了呢?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刑老太的死因到底是什么?是不是那種名叫靈魘的病呢?

    林川立即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申屠老人,半年前曾見到一次面,他相信這個雖然相貌出奇的丑陋,但卻是一個知識淵博的人,尤其是對一些古老的神秘主義,肯定有著一種非同一般人的見識,而靈魘以及這本無字的古書《弓形真菌》一定是老人很感興趣的東西,當然,林川也不會忘記老人身邊的那只黑貓。記得當初看到那只黑貓的時候,它一雙神秘的眼睛泛出幽靈般的光來,時刻盯著自己,那個瞬間是林川永遠不能忘記的。當時,他心中就有一種感覺,就是自己心中所想可以瞞過蘇瓊甚至是申屠老人,但絕對不可能瞞住那只名叫尼采的黑貓,仿佛它的眼睛可以直透一個人的內心一般。

    當然,林川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蘇瓊,老人的孫女恰好是本案的負責人,如果申屠老人能夠幫助自己反而最好不過的了。他相信申屠老人是一個十分沉穩的人,絕不會象老范和陳東那樣隨便下結論的。

    于是,林川十分抱歉地看了一眼仍然坐在圓桌旁的刑老太尸體,然后揣起那本無字書便離開了鶴烏堂。

    沒有人發覺,林川走得很從容,但申屠老人住得地方太過遙遠,他直到下午了才到。今天的霧氣很大,穿過申屠老人家門前的那片墳地,林川終于看到了那如同教堂般的房子,當然也看到了申屠老人和蘇瓊正坐在井邊說著什么。

    見鬼,蘇瓊怎么會在呢?林川心中一驚,頓時立住了身形,走也不是,不走似乎更不是。

    蘇瓊卻早已看到了林川,她沒有想到林川卻會在這里出現:“你來干什么?”語氣中沒有半點友好的意思。

    林川只得尷尬地一笑:“我想找申屠爺爺問件事情?”

    蘇瓊問道:“什么事情?”

    “人家是來找我的,不是嗎?”申屠老人對林川似乎抱有一定的好感。

    蘇瓊皺了一下眉頭,對爺爺把自己拋在一邊的做法十分地不滿,只好狠狠地瞪了林川一眼,然后退到了旁邊。

    由于蘇瓊在場,林川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從懷里將那本無字書拿了出來遞到老人的眼前:“申屠爺爺,我想知道這本書上寫的是什么?”

    申屠老人展目看了一眼,臉部的肌肉頓時抽動了起來,厲聲問道:“這本書你是從哪里來的?”

    當蘇瓊看清林川手中拿的是一本名字叫《弓形真菌》的書時,她立即明白了林川正在做些什么,于是不等林川回答申屠老人的話便喝斥道:“林川,你在干什么?”

    林川知道不可能隱瞞下去了,剛要回答的時候卻聽見申屠老人又追問了一遍:“林川,這本書是從什么地方拿的?”

    林川只好先回答老人的問題:“蘇探長知道,昨天夜里在鶴烏堂有一個人死了,據醫生說是死于靈魘這種病,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十分地好奇,于是今天便從醫院的圖書室里把這本書借了來看,但沒有想到里面卻沒有一個字!

    蘇瓊聽到這里一把把書搶到了手里,翻開一看上面果然沒有一個字,每一頁都是空白的,只是紙張有些發白的陳舊。

    申屠老人嘆了口氣說道:“沒有想到啊,這本書竟然在鶴烏堂的圖書室里,怎么可能到那里呢?”

    蘇瓊忙問道:“爺爺,難道這本書還有什么來歷?”

    申屠老人搖了搖頭道:“關于這本書我只是聽說而已,據說當初伽農娜死的時候深知靈魘這種病的可怕,曾經想銷毀制造病菌的秘方,但很不幸,那些法老的敵人卻竊取了這個方子,為了保存下來,他們竟然將方子紋在了一個人的身上。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方子的可怕,所以雖然留下了秘方卻不敢輕易讓人知道,于是組成了一個保護這個秘方的神秘組織,名叫貓塚,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名字,讓人會以為是貓的墳墓,這個組織的主要職責就是保護這個秘方不讓別人知道,當然也就是保護那個將秘方紋到身上的人。而這個人在組織里被稱作靈祭。靈祭在死前會找出新的靈祭接任,當然也要紋上這個秘方。而死去的靈祭在組織中就會被制成木乃伊,然后安葬在了一個極其隱蔽的地方!

    蘇瓊與林川聽得十分入勝,林川不禁問道:“伽農娜是誰?”

    “一會兒跟你說!碧K瓊顯然對林川的問話十分不滿,然后轉向申屠老人問道,“這么說這是一個極其邪惡的組織了?”

    “不是的!鄙晖览先朔穸ǖ,“貓塚這個組織的信念絕不是邪惡的,當法老的敵人們由于操縱了伽農娜而制造了靈魘這場大災難后,他們也深受其害,更看到了整個埃及的沒落,于是他們處于一種自責中,但他們之所以要保留下這種秘方的原因卻是要重建這個世界。如果到了某個時刻,這個組織認為世界已經變得更可怕了,人們完全失去了自我而墮落到無法自拔的時候,他們會根據秘方制造出這種靈魘病菌,然后降災于整個人類,希望人類因此而重建。換句話說,他們管這種行為叫做拯救,好似若亞方舟一樣的拯救!

    重生,人類的重生,用一種可怕的病毒使得人類重生,這種邏輯看起來十分地怪誕,但林川與蘇瓊都知道這種事情是極具西方宗教色彩的。

    “爺爺,您是說這個神秘的組織打算在適當的時候用靈魘這種病進行一次人類的大劫難,但什么是適當的時候?難道……”蘇瓊的眼睛中充滿了一絲恐懼,看來她已經開始完全相信申屠老人所說的傳說了。

    申屠老人卻搖了搖頭道:“只有這個組織中的人才知道什么時候是最適當的時候。也許就是現在,誰知道呢?”老人將蘇瓊沒有說完的話說完了。

    的確,這是一個混亂的年代,隍都如此,也許整個世界都是如此的,到處充滿了罪惡,腐敗,貪婪,殺戮與掠奪。

    林川問道:“那這些與這本書又有什么關系呢?”

    申屠老人看了蘇瓊一眼,《弓形真菌》正在這位女探員的手中:“你們知道靈祭將秘方紋在身體的哪個地方嗎?”

    林川與蘇瓊都搖了搖頭。

    申屠老人慢慢地說道:“后腦,紋好后由于長出了頭發,別人根本看不出來的。每一個靈祭都是這樣做的,但他們死后,后腦的一層皮便被撕了下來,歷代靈祭的皮被裝訂在一起,便制成了一本記錄著貓塚組織歷史的書!

    蘇瓊聽到這里不禁“啊”了一聲,手一顫將《弓形真菌》扔到了地上,伏在井臺上的尼采立即叫了一聲。

    林川忙將書撿了起來:“怪不得這本書摸起來怪怪的,但封面寫的是漢字啊,這是怎么回事?”

    申屠老人搖了搖頭道:“我聽說在很早以前的夜郎國曾經遭受過靈魘的爆發,以致于這個小國再也不存在了,所以可以斷定這個神秘的組織極有可能來到了亞洲,當然也有可能是這個組織的一個分支。這本書也許是從那個時候流傳下來的!

    “您的意思是這本書是由不同的靈祭的后腦皮膚裝訂起來的,那為什么我們看不到紋的字體呢?”林川問道。

    申屠老人冷笑道:“如果你能看到這些紋出的字體,那么只要看過這本書的人都會知道那個秘方了,事實上即便是貓塚這個組織中的人也只有靈祭一個人知道那個秘方的,至于用什么方法隱藏了這個紋上去的字體,我就不得而知了!

    聽到這里,林川頗有些失望,看來申屠老人也沒有辦法看到這本《弓形真菌》上所記載的文字了。雖然如此,林川卻有了意外的收獲,申屠老人所說的故事他是聞所未聞,現在他只想知道貓塚這個組織產生的背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川問道:“那么那個伽農娜又是誰?”

    蘇瓊便將伽農娜由于愛人被困而制造靈魘病菌以及后來公主死去的悲傷傳染了整個埃及的故事給林川講述了一番。

    林川點了點頭:“看來這個案子的確很棘手!

    無意中的這句話將蘇瓊立即驚醒了,剛才聽爺爺講述神秘的貓塚組織時完全陷入了其中,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于是才又對林川轉述了伽農娜的故事,而林川這句話恰恰提醒了她,她立即沖著林川瞪起了眼睛:“林川,我現在正式告訴你,隍都還有警察,你不能插手這個案件!

    “恐怕我躲是躲不過去了!绷执S口說道。

    “你說什么?”蘇瓊奇怪地看著林川。

    林川也意識到自己說露了嘴,但還是硬氣地說道:“蘇探長,如果審判日到來了,誰也躲不過去,再說了隍都也沒有規定市民不許幫助警方辦案,也沒有規定市民不準獨自辦案!

    林川所說的并沒有任何錯誤,蘇瓊一時倒無法反駁,于是猶豫了一下,便問道:“作為警方來說,當然希望有市民協助我們辦案,但……除了這本人皮書以外,你還能有什么線索提供給我們呢?”

    林川顯然聽出蘇瓊言語中略帶點譏諷的意思,他卻不緊不慢地說道:“我也沒有什么線索,但有件事爺爺一定會喜歡的!

    說著,林川走近申屠老人,在他耳邊悄悄地說著什么。

    只見申屠老人臉色立即充滿了驚訝,令站在一旁的蘇瓊感到莫名其妙,她實在想不出林川能說出什么令爺爺如此興奮的事情。

    林川說完后站直了身子,得意洋洋地看著蘇瓊。申屠老人也立即將目光轉向了孫女:“丫頭,有件事也許你能幫忙?”

    蘇瓊再一次狠狠地看了林川一眼。

    申屠老人裝作漫不經心地說道:“丫頭,這件事恐怕也只有你能辦到!

    蘇瓊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申屠老人慢慢地說道:“丫頭,你們昨天是不是從齊煜身邊拿了一把古舊的油布傘……”

    “爺爺,那是證物……”蘇瓊十分不滿地瞪了林川一眼,但她不明白林川為什么跟爺爺說起這檔子事。

    申屠老人搖了搖頭道:“我可以收購的,畢竟那個齊煜已經死了嗎?”

    蘇瓊剛要斷然拒絕,但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立即轉向了林川:“你要干什么?是不是你發現了什么,這把傘有什么特別之處?”

    林川知道隱瞞不了了,只好說道:“我不知道那把傘有什么特別之處,但這是我能提供的第二條線索,你想不想聽呢?”

    蘇瓊撇了一下嘴,沒有說話。

    林川接著說道:“那名護士說當時齊煜是舉著傘的,但他突然松手然后撕扯著自己的衣服,傘是撐開的,落到地上應該什么樣子?”

    蘇瓊頓時心中一驚,的確,大凡是撐開的傘一下子被扔到地上時只有一種可能,即傘把是沖上的,而現場那柄傘卻是支在一旁的,造成這種情況只有兩種解釋,不是故意支在地上的,那就是傘把很沉,里面或者隱藏著什么東西。

    當時在現場的警員有很多,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老范也忽略了這個細節,后來將傘當作證物拿走的又是一名普通警察,他似乎也沒注意到這把傘在份量上的與眾不同。沒有想到卻讓林川注意到了,蘇瓊一時說不出話來。

    林川笑了,得意地說道:“這算不算一條線索呢?當然,那把傘里也可能什么都沒有,我只是很奇怪!

    蘇瓊無話可說,只得走到一邊拿出電話來,撥打給證物管理人員。

    申屠老人看了看林川,說道:“沒有想到你還挺細心的!

    林川卻似乎沒有聽到,而是緊緊地盯著在一旁打電話的蘇瓊,只見蘇瓊對著電話說了兩句后,本來平靜的臉突然變了樣,顯得十分懊喪的樣子。

    林川急忙問道:“怎么了?”

    蘇瓊搖了搖頭道:“傘沒了!

    這一下就連申屠老人都是吃了一驚:“沒了,什么意思?”

    蘇瓊顯得有些尷尬,但眼神中卻充滿了疑惑:“燒掉了……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簡單……”蘇瓊似乎不愿再做解釋,也來不及向爺爺告辭,轉身便要走。

    林川叫道:“這個案子你讓不讓我插手?”

    蘇瓊回過頭來,冷冷地說道:“那把傘已經毀了,你提供的第二條線索已經沒有用了,至于第一條線索嗎?”她一個箭步躥到林川跟前,從林川手里一把奪過那本《弓形真菌》,“現在這本書歸警方所有,你什么都沒有了!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