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貓冢  第三二章:三尸

章節字數:2646  更新時間:13-04-17 13:0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蘇瓊雖然清醒了過來,但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她只依稀地記得,自己被老張劫持到一輛大貨車中,然后一切都歸于平靜了。

    睜開眼睛后的蘇瓊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老張的情況,看著身邊警衛的表情,蘇瓊也知道發生了什么,她為自己的失職而感到懊悔。

    隋江也不隱瞞,將所發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向蘇瓊做了敘述,并且還提及到了劉鐵。原來離開了成垣家,隋江立即前往劉鐵的住處,沒有找到劉鐵本人,但臥室里的情形與齊煜家一模一樣,看來劉鐵與齊煜成垣等人都是貓塚組織里的人。

    但蘇瓊更關心的卻是那本《弓形真菌》,當她聽到林川與燕妃子也跟到了醫院的時候,她便想起了那本《弓形真菌》,下意識的向懷里一摸,早已失去了蹤影。

    蘇瓊趁著其它人不注意低聲地問了問身邊的仇秋,仇秋搖了搖頭,說根本沒有看見什么書。蘇瓊知道,那本書一定是被貨車中的黑衣人拿走了。這本書的丟失將意味著什么呢?蘇瓊不免感到一陣的寒意。

    仇秋見蘇瓊沒有大礙了便立即借用了醫院的化驗室進行病菌檢測。

    隋江與陳東并沒有走,跟據局長的指示,他們必須留在鶴烏堂保護蘇瓊的安全,而且還要繼續追查醫生劉鐵的下落。

    蘇瓊當然躺不住了,她執意要起來,也不聽陳東等人的勸告,便直奔圖書資料室,那個圖書館里一定隱藏著一個重大秘密。

    但就在蘇瓊剛剛跨出診室的那個瞬間,迎面一個人卻跑了過來,險些與蘇瓊撞上,這個人一見到蘇瓊立即喊到:“有人死在太平間了!

    來人正是太平間的賴大膽,聽到他的喊聲,隋江等人也立即圍了過來。

    蘇瓊忙說:“你慢慢說,怎么回事?”

    賴大膽喘了口氣道:“我本來要睡覺了,你知道我睡覺前一定要喝酒的,于是我便將太平間的門鎖好出去買酒,買酒的時候我知道你們來了,聽說你受傷了,想來看一看……”

    蘇瓊點點頭:“不用說我,你快說怎么回事!

    賴大膽接著說道:“我買完酒,回到太平間,打開門,你們猜怎么著,多了一具死尸!

    隋江睜大了眼睛:“多了一具死尸?”

    “是的,”賴大膽咬了咬牙說道:“多了一具死尸我不怕,但你們知道太平間的鑰匙只有我和院長有,這具死尸是如何進去的?”

    蘇瓊知道賴大膽曾被人在太平間里打暈的事情,那一次是成垣的尸體被人盜走,但這一次卻被人放進來一具尸體,這的確令人匪夷所思。

    蘇瓊看了一眼隋江,兩個人都知道要做些什么了。

    太平間里的尸體并不是成垣,而是齊煜的,誰也沒有想到齊煜的尸體竟然會出現在太平間中,更可怕的是賴大膽也說不清楚這具尸體是如何被送進來的。

    既然齊煜的尸體已經找到,那么成垣的尸體肯定不會太遠的。

    蘇瓊等人的判斷極為正確,就在他們剛剛走出太平間的那一刻,只聽見鶴烏堂里傳來女人的尖叫聲,他們立即循著聲跑去。

    成垣,大槐樹,一切仿佛是凌晨的重現。成垣的尸體再一次被人吊在了鶴烏堂東院的那棵槐樹之上。

    劫走了兩具尸體,然后將一具放在太平間里,一具吊到槐樹上,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隋江低聲說道:“蘇瓊,這個案子咱們是不是撤一下啊,恐怕這里面隱藏的秘密是咱們不能挖出來的,真相有時候就意味著死亡,你明白嗎?”

    陳東微微地點頭表示贊同。

    蘇瓊則咬了咬牙說道:“這個案子是你負責,但你要知道,現在整個鶴烏堂已經人心惶惶了,你想撤身,可能嗎?所有人都看到槐樹上吊著一個死人了,不是一次,而是二次。下面還要發生什么恐怕你更無法回避的!

    隋江此時有些后悔接了這個案子,當初在媒體面前興高采烈的樣子也不見了,只好恨恨地說道:“那你說怎么辦?”

    面臨這種情況,蘇瓊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但給她考慮的時間似乎并不多,新的情況接踵而來。

    正當幾個人陷入沉默之時,蘇瓊突然聽到身旁一名看熱鬧的醫生說道:“這幾天鶴烏堂怎么盡出怪事,這個人都吊這里兩回了,昨天南院的那口井也莫名其妙地被人打開了!

    蘇瓊警覺地立即問道:“什么井?”

    那名醫生愣了一下:“就是那口廢井,用大石板蓋住多少年了,竟然被人掀開了!

    蘇瓊來不及細想,立即與隋江等人奔向了鶴烏堂的南院。

    只見南院正中央的確有一塊石板,而那口荒廢了上百年的枯井則在一旁顯露著。

    隋江看了看問道:“你意思這里面有什么情況?”

    蘇瓊搖了搖頭:“我現在不清楚,但誰也不可能去移動一個上百年的石塊,這個枯井下也許有什么不同之處!

    隋江走近蘇瓊低聲說道:“你知道這井以前是做什么的嗎?”

    蘇瓊看著隋江,隋江低聲說道:“囤刑,將人放進去,把裝滿土的麻袋扔下去,人不被砸死也會被悶死的,下面有的也許只是枯骨,上百年了,沒有人愿意下去看一看的!

    “我去吧!”陳東突然說道。

    隋江看了一眼蘇瓊,沒有說話。陳東沉穩的說道:“蘇隊,放心,也許下面什么都沒有,不應該有事的,你們用繩子把我放下去就行!

    蘇瓊點了點頭,看來只好如此。

    陳東拿著手電下到了幾十米深的枯井中,除了記載著鶴烏堂真正歷史的那些枯骨以外,他還看到了一具穿著紫白條相間病服的尸體。

    魏冰,一名普通的患者。

    經過醫生的初步檢查,魏冰死于窒息,仿佛被活埋了一般,身上卻只有些許的擦傷,骨胳完全無損。便奇怪的是胸前的衣服已經被撕壞了,懷里藏著一條黑色的貓尾巴,與齊煜成垣的情況一模一樣。

    看著魏冰的相貌,蘇瓊感到十分的眼熟,但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一連發現了三具尸體,整個鶴烏堂都陷入了一片驚恐之中,所有的人精神都高度緊張起來。醫院里的領導們都立即趕來了,隋江也從警局中調來了大批的警力將整個醫院都封鎖了起來,仇秋從魏冰的耳朵里同樣提取出那種不知名的病菌來。

    但這一夜的噩夢似乎并沒有結束。更可怕的事情隨即便發生了。

    北院里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病人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談論著聽到的或看到的這些恐怖事件。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病人突然間跪在院子當中,即而躺倒在地上,渾身抽搐著,雙手拼命地撕扯著自己的衣服,身體蜷成了一團。所有病人都被眼前這個景象嚇壞了,有人急忙找來了醫生。

    醫生來的時候已經晚了,這名倒地抽搐的人已經死亡,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人竟然是失蹤了的劉鐵。劉鐵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為什么要扮成病人的樣子?更可怕的是,劉鐵的死因最后鑒定同樣是窒息而死,但身體皮膚呈灰白色,手腳佝僂成爪樣。仇秋從劉鐵的耳中取出了可怕的病菌,同時也發現他懷中藏著的那條黑色貓尾巴。

    蘇瓊看著劉鐵的尸體,臉上的笑容依稀,這與成垣齊煜死亡時的樣子幾乎一樣,但老張死時為什么并沒有任何笑容呢?而且在老張的身上為什么沒有黑貓的尾巴呢?

    突然間,蘇瓊想起了死于井下的魏冰正是那夜發現成垣尸體時聲稱見到黑貓幻像的病人。林川與魏冰同樣見到了黑貓的幻象,那林川此時在什么地方呢?

    蘇瓊頓時感到一股子寒意,封鎖鶴烏堂卻沒有見到林川與燕妃子的影子,這兩個人會不會發生什么意外呢?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