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死誓  第六章:纖細的拳頭

章節字數:2904  更新時間:13-05-13 09:4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川并沒有真正撥打手機,他借這個機會要考慮一下如何回答秦玲的問題。

    此時的林川已經明顯感覺到,也許由于女兒失蹤的原因,秦玲處于一種極其緊張的狀態,神經脆弱,如果沒有順著她的意思回答,很可能造成這個女人的歇斯底里,但一旦做出了承諾,無法兌現,這樣造成的傷害豈不更嚴重?

    林川真有些左右為難。

    雷伯寧的態度卻轉變得很好,起初對報社是嚴重的排斥,但現在卻是完全地支持,顯然自己無論怎么回答對這個男人都沒有任何打擊,所以暫時可以不用考慮他的情緒。

    林川在權衡利弊之后終于做出了決定,他不知道這個決定意味著什么,但他相信,這個決定是最正確的。

    假意在手機中向燕妃子請示了一下,林川走回了沙發前,說道:“尋人啟示明天就可以登出來了,你們完全可以放心的!

    秦玲的臉色立即緩和了許多,蒼白中竟然泛起了一點點紅潤。

    這時,王媽將一張照片拿了過來,交給雷伯寧,雷伯寧看了一眼遞給了林川,顯得是那么隨意,這不禁令林川有些納悶。

    林川接過照片仔細地觀看著,這是一個極其可愛的女孩,粉嫩的臉龐綻出燦爛的笑容,手里抱著一個棕灰色的毛絨小兔,一雙紅通通的眼睛炯炯有神,女孩坐在一片綠地中,背景顯得很廣闊,遠處有山,看上去很高,輕淡淡的白云在飄,飄上了湛藍的天空。

    這大概不是在隍都城所照的,林川揣測著,但并沒有往心里去。

    雷伯寧看了一眼身邊的王媽,然后對林川說道:“我去書房擬一個尋人啟示去,您稍等!

    說著他站起了身子,看了一眼秦玲后便匆忙走開了。

    秦玲輕聲地問道:“冬兒可愛嗎?”

    林川笑了笑,隨口說道:“很可愛的小姑娘!

    “是嗎?她是我的驕傲!”秦玲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蒼白的臉色變得有些紅潤了。

    林川不知道與一位母親如何談論她的寶寶,于是只好應付道:“任何一個孩子都是母親的驕傲!

    秦玲點了點頭,抬眼看了一下旁邊侍立著的王媽,然后對林川說道:“這是一周前在西邊山腳下拍的,那天伯寧開車帶著我和女兒離開了這片富人區,到了那邊的山腳下野餐,風景真是很美的,冬兒那天很高興……”

    秦玲仿佛沉醉在回憶之中,但這番話卻令林川心中不免一驚,每一個生活在隍都城的人都知道,西邊的山腳下雖然霧氣較市區淡了許多,但卻還是很難見到象照片上體現出來的這么晴朗的天空,顯然,秦玲并沒有說出這張照片的真實背景。是她忘記了還是她故意這樣說的呢?

    林川不禁抬起頭來看著秦玲,這才發現,秦玲的臉上雖然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但那雙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睛卻在盯著自己,眼神看起來有些嚇人。

    這是一個十分詭異的畫面,一張病態蒼白的臉上,堆起了幸福美麗的笑容,本來一切都顯得是那么安詳與溫馨,但唯獨那雙眼睛,白眼仁極為夸張地射出兩道令人莫測的猜疑與審視,雖然并不邪惡,但卻仿佛充滿了仇恨。

    沒有一個母親在談論自己的女兒時會帶出這樣的表情,沒有一個母親會忘記給女兒拍照的時間。除非這個母親并不是真正地談論自己的女兒,那么,秦玲為什么要這么做,她編造謊言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看到林川抬起頭,眼神中露出的詫異表情,秦玲的嘴角卻略略地動了一下,那是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滿意地笑,但很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秦玲繼續回憶道:“……你知道,小孩子很容易玩瘋的,所以在回來的路上,她就睡著了,當時伯寧開著車,我坐在后座,抱著冬兒,用手托住她的小腦袋瓜,雖然很累,但那一刻我感到十分的幸福,看著她熟睡的樣子,長長的睫毛,均勻而輕微的呼息,我就感到一種滿足,但是現在……”

    秦玲的語調越來越低,慢慢地變成了抽泣之聲。王媽立即走了過來,坐在秦玲的身邊,將她輕輕地摟在了懷里。

    林川不知應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場面,他甚至無法判斷秦玲的感情渲泄是一種真實狀態還是故意做戲給王媽看的,但王媽的眼睛似乎也有些濕潤了。

    秦玲側身將頭埋在了王媽的懷里,但一只手卻下意識地放在了茶幾上,形成了拳狀,微微地顫抖著。

    這是一個機會,唯一的一次機會,林川想道。

    雷伯寧與管家現在不在身邊,保姆王媽的所有注意力都被秦玲所牽引著,更重要的是,現在秦玲的手便放在茶幾之上,將紙條交給她只是一個動作的事情,只要迅速,隱弊,符合秦玲的感情渲泄便可以了。

    但這真是秦玲所需要的嗎?林川直到現在還分不清秦玲的真實狀態,在他看來,秦玲的表現似乎一會兒處于恍忽中,一會兒又十分地清醒著,她的暗示是一種真實的表現還是自己的一種錯覺呢?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貿然的想取得秦玲的信任無疑是極具危險性的,林川甚至不敢想象,自己一旦將紙條交到了秦玲的手中,她會做出什么驚人的舉動!

    看著茶幾上那只蒼白而又纖細無肉的手,林川竟然產生了一絲懼意,蘇瓊交給的任務竟然是如此艱巨,到底應該信任誰,蘇瓊,秦玲還是自己?

    樓梯聲響,看來雷伯寧已經寫好了尋人啟示的內容,正從三樓的書房走下來,林川感到手心中冒出了冷汗,兜里的那張紙條似乎格外的沉重。

    林川還在猶豫,腦子里一片空白,他突然感到自己是如此的膽怯,竟然不敢將那張紙條交給秦玲,是不相信蘇瓊?還是不相信面前這個女人?

    為了表示安慰,林川將身子向前靠了一下,說道:“相信我,您的女兒一定會找到的,我們會盡全力幫助您的!

    說完,林川突然有種放松感,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他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杯。

    幾乎是一種沖動,林川伸出去的手突然被秦玲那只蒼白而纖細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林川的心立即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因為這只看似無力虛弱的手中竟然傳達出一個強有力的暗示,女人的指甲幾乎嵌入了林川的虎口中,令他感到一種刺骨的疼痛。

    秦玲的手中竟然有一管硬梆梆的東西,強塞給了林川,林川心中立即充滿了好奇,但現在這個時候是不允許他有半點奇怪的反映,他所能做的便是迎合著秦玲這個秘密而又匆忙的動作。

    秦玲已經轉過身來了,她的表情看似很自然:“謝謝你!”

    秦玲眼神中所傳達出的意思恐怕只有林川可以理解到,身旁的王媽露出一點欣慰的笑容,女主人能夠正常表達謝意恐怕是她唯一關心的事情。

    “這是怎么了?”雷伯寧已經走了過來,他手里拿著一張寫好字的白紙,略有些驚訝地看著這一幕。

    林川急忙將手退了回來,順勢將那管硬硬的東西放在了沙發之上,只有這樣整個動作才顯得自然貼切。東西不大,貼在自己的腿旁絕不會令人察覺的,柔軟的沙發將這一切掩藏得十分隱避。

    “夫人又想起小主人了,所以……”王媽的確沒有察覺到所發生的一切,猶自解釋道。

    雷伯寧嘆了口氣:“這樣可不行,王媽,您還是扶她回臥室吧!

    秦玲被王媽扶起,已經止住了抽泣之聲,眼睛看起來比剛才又紅腫了一些,她沖著林川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讓你笑話了!”

    林川立即搖了搖頭:“沒關系的,您別在意!”

    “謝謝您!”秦玲似乎又加調了一下,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渴望,然后才在王媽的攙扶下向樓梯口走去。

    “你知道當母親的肯定會這樣的!崩撞畬帉⒛菑埣埛旁诹肆执ǖ拿媲,“就按這個發吧,我訂有你們的報紙,不用寄過來了!

    林川拿起紙來掃了一眼,雷伯寧的字體并不好看,顯得有些局促,與他這樣的身份多少有些不符。

    林川將包拿過來放在腿上,趁雷伯寧不注意,將腿邊的東西與白紙一起放進了包里,一瞥之下,那似乎是女人化妝品之類的玩藝。不便細看,林川站起身來說道:“那我就走了,如果明天要登出的話我必須盡快回到社里!

    雷伯寧點點頭,伸出手來與林川握了一下說道:“我也不便留你,這件事還得麻煩你們報社,實在也是沒有辦法!”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xgcbuq.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pk10直播